一千零一夜故事

国学经典一千零一夜

  国王和乡下姑娘

  远古的时候,有一个美丽富饶的国家,名叫波斯国。当时,这里的国王是哈努希尔瓦,他聪明能干,使这里国强民富,百姓们都非常爱戴他。哈努希尔瓦为人厚道,非常喜欢打猎。除了在朝中理政之外,他的大多数时间都在野外打猎。

  有一天,他又带着随从到城郊去狩猎。刚一到,就有一只羚羊闯入他们的视线,国王心想:“一定要捕捉到这只羚羊。”于是,他骑着马就追,他跟在羚羊后飞快地跑呀跑呀,没想到脱离了人群,一个人越跑越远。羚羊跑得非常快,国王累得汗流满面,气喘吁吁,可最终还是没有追上。

  国王饥渴难忍,嗓子像冒烟一样难受,于是他放弃了捕捉羚羊的念头,准备找点水喝。他走着走着,看到路边有一个小村庄,便走到一户农家的门前,准备敲门讨口水喝。

  刚敲过三下门,里面就有人出来。开门的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国王没有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她,只是说自己是一个过路人,因为赶了许多路,口渴难熬,想找点水喝。

  那位姑娘听说他想要水喝,就跑进屋里,拿出一棵甘蔗,又端出一个空碗来,把甘蔗汁挤在碗里,等挤满后,她又在里面放了一些香料,然后才端到门口递给哈努希尔瓦国王。

  国王接过甘蔗汁,看见碗里有灰尘一样的东西,心里很不舒服,但他不好意思不喝,就闭上眼睛,慢慢地一口一口喝进去了。

  喝完后,国王对姑娘说:“您的甘蔗汁清凉解渴,太好喝了,可是美中不足的是里面有些灰尘,让人看到很不舒服。”

  姑娘笑着说:“尊敬的客人,那些东西并不是灰尘,而是我专门为您放的香料。”

  “那为什么您放的香料,让我感觉很不干净呢?”

  “因为我见您渴得厉害,如果把一碗干净的甘蔗汁递给您,您会大口大口地把它喝进去,那样对您的身体十分有害,我在里面加些香料,您一看甘蔗汁不干净,就会慢慢地把它喝进去,这样才不致于伤害您的身体。”

  哈努希尔瓦见姑娘如此聪明,心里暗暗佩服她。便和她搭起话来,问道:“这么大一碗甘蔗汁,要几棵甘蔗才能榨出来呢?”

  姑娘笑了笑说:“只用一棵就足够了。”

  国王哈努希尔瓦大吃一惊,立即拿出随身携带的钱粮薄查看,他心里感到很纳闷,一棵甘蔗就可榨出这么大一碗甘蔗汁,这个村子又盛产甘蔗,可是这个村子的税率却最低,这是为什么呢?他决定回宫查个究竟。

  国王哈努希尔瓦告别了姑娘,从小村子走出来,又进山继续打猎,一直到天黑才回去,在返回的途中又经过那个农庄,他想到姑娘的甘蔗汁又甜又好喝,又情不自禁地走到姑娘的门前,敲门要水喝。姑娘开门一见又是哈努希尔瓦,知道他又来找水喝了,没等他开口,就赶忙跑到屋里挤榨甘蔗。

  眼看天已黑了,国王急着赶路,就催促姑娘快点。可是,姑娘更慢了,过了好一阵子,她才端着一碗甘蔗汁出来了。国王有些生气,埋怨道:“天这么黑了,我还要赶路,可您一点儿也不体谅我的心情,在屋里慢慢腾腾的不知干些什么?”

  “我想多榨一棵给你解渴,可没想到榨了三棵还没白天那一棵的甘蔗汁多呢?”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陛下的想法和白天那次的大不一样了,难道您没听说过吗?‘国王的想法一变,百姓的福泽、利益就会缩减。'我认为可能是这个原因吧。”

  国王哈努希尔瓦越发觉得奇怪,他瞪大眼睛问道:“您怎么知道我是国王,您又怎么知道我的想法有所改变呢?”

  姑娘答道:“我从您的气质和言谈举止上看出您是一位英明的国王,而从您白天喝完那碗甘蔗汁后的表情可知,您的想法有所改变。”

  国王听了姑娘的话,心想,这姑娘确实不简单,于是打消了增税的念头。国王哈努希尔瓦非常赏识姑娘能言善辩的口才和聪慧过人的才智。回到宫里后,他立即派人给姑娘家里送去聘礼,决定娶她为妃。姑娘进宫后,帮助国王出谋划策,治理国家。两人恩恩爱爱,过着美好的生活。

  王子和财政大臣

  老国王阿尔马诺斯也信以为真,他气愤地说:“要这样的儿子有什么用呢?还不如一刀杀死算了,免得留下来祸害别人。”

  阿尔马诺斯怕戛梅禄心慈手软,不忍心杀掉王子,便建议他另派别人去办这件事。国王戛梅禄听从了阿尔马诺斯的建议,立即召见了管国库的财政大臣,命令他将两个王子分别装入两个大木箱中,然后用骡子驮到郊外去,在郊外处死他们,并且把他们的血分别装进两个小瓶中,带回宫来让国王检查。

  财政大臣奉命行事,恰好在走廊上碰到正要去拜见父王的两个王子。财政大臣在宫中任职多年,积累了不少经验。

  此时见到两位王子,知道不能硬来,便讲道:“两位王子,你们知道,我是个受人支配的奴仆。假如国王有令,你们说应该服从吗?”

  两位王子毫不犹豫地说:“当然应该服从了!”

  于是财政大臣将国王的命令叙述了一遍,于是兄弟俩束手就擒。财政大臣按照国王的吩咐,将他们捆绑起来,装入了木箱,然后用骡子驮到荒无人烟的'郊外。他打开木箱,放出两位王子,满含热泪地抽出宝剑,准备杀死他们。

  财政大臣难过地说:“王子,我真是不忍心下手,可是我也是受人差遣,不得不这样做,请你们不要怪我呀!”

  两位王子这才如梦初醒,知道是父王听信谗言,才命人杀死自己的。但他们毫无怨言,从容不迫地说:“既然是父王的旨意,你就动手吧,我们是不会怪你的。”

  说罢,两人相互偎依,等待处死。

  正在这时,小王子艾思武德,突然坐起来说:“大臣,求求你先杀了我吧,我不想看到哥哥在我面前痛苦地挣扎。”

  这样,大王子艾莫扎杜也请求大臣先杀死他。弟兄俩从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谁也不忍心看到对方死时的情景,大臣被他们俩的情谊所感动,禁不住老泪纵横,三人都哭成了泪人,大臣将手中的剑又放了回去。

  兄弟俩争来争去,互不相让,最后决定两人面对面紧紧地抱在一起,让大臣同时杀死他们俩。此情此景,纵使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被感动得热泪盈眶。

  大臣哭泣着把他们俩绑在一起,又抽出宝剑,说道:“王子,你们还有话要对你们的父王讲吗?如果有,赶快告诉我,我一定帮你们转告。”

  稍停片刻,大王子艾莫扎杜说:“我仍然请求大臣先杀死我。因为我是哥哥,实在不忍心看到弟弟死时痛苦的样子。另外,请您回去后就转告父王,他的两个儿子都没有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父王不经调查,听信妇人的谗言,而下令处死自己的儿子,这是极大的悲哀。你告诉父王,他最宠爱的两个女人是他的敌人,一定让他要多加提防。”

  说完,两位王子互相对视,眼泪挡住了他们的视线,使他们看不清对方,就这样他们互道永诀。

  艾莫扎杜王子安慰弟弟说:“弟弟呀!这是主的安排,你不要埋怨父王,我们只能哀叹命运对我们的不公平。”

  这种场面谁见了都会为之落泪的,在场的财政大臣更是被感动得泪湿衣襟。但有国王命令在上,他只得举起宝剑砍向两位王子。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的那匹骏马突然挣脱了缰绳,跑进了树林里。他扔下宝剑,拼命地追赶骏马。他刚冲入树林里,眼前猛然出现一头凶猛可怕的大雄狮。财政大臣两手空空,自知不是雄狮的对手,索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等待狮子过来吃掉他。

  此时,两位王子被财政大臣绑在一起,烈日当头,把他们晒得干渴难熬,忍不住大声呼救。然而,在这荒山野林里,根本不可能有人来救他们。

  艾莫扎杜哀叹道:“早知如此,还不如让大臣先杀了咱们,再去追马。”

  小王子艾思武德心里想:“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马跑了呢?是不是主让它来救我们了呢?”

  想到这里,他猛地一用力,铁链断了,然后捡起宝剑,将捆绑艾莫扎杜的绳索一剑砍断,兄弟二人得救了。两位王子疑虑重重,决定到林中去探个究竟。

  大王子艾莫扎杜说:“财政大臣的马跑到哪里去了呢?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找到?”

  小王子艾思武德说:“哥哥,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进树林里去看一看。”

  “不行,树林里有野兽,我们还是一起去吧,万一遇到什么事情也好应付。”

  于是,两位王子并肩走入了树林。没走几步,只见财政大臣正紧闭着双眼站在那里,前面有一头猛师正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眼看财政大臣就要命归黄泉了。就在这关键时刻,艾莫扎杜王子迅速冲了上去,拔出宝剑,直刺猛狮的心脏,结束了它的性命。财政大臣见狮子已倒在血泊之中,长出了一口气。这时,两位王子来到他面前,询问事情的经过。

  财政大臣跪在地上,说道:“两位王子,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伤害你们。现在我打算放你们走,国王那边由我来对付,你们快去逃命吧!”

  三个人拥抱在一起痛哭流涕,接着,三人一同走出了树林,两位王子又紧紧地抱在一起,对财政大臣说:“现在您可以执行命令了。”

  财政大臣说:“我已经决定了,决不伤害你们两个。不过,我们最好是想个万全之策。”

  财政大臣让王子分别穿上了自己的外衣,而他将王子的衣服包好,并灌了满满两瓶狮血,准备回去向国王交差。三人相互告别,以泪洗面。王子走后,财政大臣带着王子的衣服和两瓶狮血急匆匆地回到了宫中,并将这些东西交给了国王。国王戛梅禄见到儿子的衣服,心中十分难受,虽然他们都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但他们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于是问道:“两位王子临终前说了些什么?”

  财政大臣说道:“两人都很镇定,对国王的决定毫无怨言。”

  随后又把大王子艾莫扎杜的一番话向国王叙说了一遍。

  戛梅禄国王听了财政大臣的报告后,觉得他们似乎是蒙冤而死的,心里十分后悔。随后,他又打开包袱,见到那些熟悉的衣服,想起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心中悲痛万分。他摸着衣服,痛哭流涕,不知不觉手插入了艾思武德上衣的口袋中,摸出了白都伦王后的那封情书和一缕头发;接着又从艾莫扎杜的口袋里摸出了诺芬丝王后的信和头发。国王急忙打开信,这才明白了一切。他狠命地打自己的耳光,扯自己的胡须,然而这一切却全都太晚了。

  从那以后,戛梅禄国王十分想念他的两个儿子,于是他在宫中修建了两座陵墓,分别刻上艾莫扎杜和艾思武德的名字,并取名为“忧愁室”。国王戛梅禄终日呆在忧愁室里,以祭奠自己的两个儿子。

  国王山鲁曼的悲哀

  再说国王山鲁曼,自从戛梅禄王子出外去寻找白都伦公主之后,心里总是惦记着,生怕发生意外,他在宫中焦急地等待着,希望儿子尽快回来。他还为儿子的安全担忧,以致于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第二天天刚亮,他就起来眺望远方,希望能看到儿子的踪影。直到中午,也未见儿子戛梅禄的影子,心里十分焦急,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国王左等右等,还是不见儿子归来,便决定亲自带领人马去寻找戛梅禄王子。即使是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他。国王率领大军,亲自出征,他们一共分成六组,分头去寻找戛梅禄王子。并约定各组人马,第二天中午在十字路口会面,向国王汇报情况。

  六组人马各奔一方,找遍了周围的山野,仔细寻找着戛梅禄王子。然而直到太阳西下,也毫无线索。第二天中午,六组人马都来到十字路口,然而却没有一点儿钱索。大家都在担心王子的安全,这时,有人跑过来,将在路上发现的碎布和断肢残骸交给国王,国王看到布片上还血迹斑斑,马上意识到王子巳凶多吉少了。

  国王山鲁曼抱着碎布片痛哭不已,他不停地呼喊着王子的名字,此时大家都认为王子已经死了。霎时间,整个十字路口一片悲哀,让人目不忍睹。过了好长时间,国王慢慢冷静了下来,不过他对王子的生存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他以为王子要么被野兽吃了,要么就是被盗匪杀了。他坐在那里痛哭了一番,才率领大队人马回宫。一回到宫里,他立即下令全国上下举丧,哀悼王子。他还让仆人们在宫中修建了一座房屋,取名叫“忧愁室”,以后每周一、五上朝理政,其余时间都呆在“忧愁室”里,深深地思念着爱子戛梅禄。

  女附马白都伦公主

  白都伦公主率领随从来到艾补奴斯的王宫,求见国王阿尔马诺斯。这时阿尔马诺斯正在朝中议事,听得下人报告:国王山鲁曼的儿子回家探亲,路过此地,前来求见。

  国王立即命手下将他们接进宫来,盛情款待。其实这个山鲁曼国王的儿子正是白都伦公主。

  国王阿尔马诺斯见白都伦公主浓眉大眼,身材标致,便对她有了好感。三天后,国王专门派人将她请进王宫,对她说明了自己的想法,他说:“我年岁已大,可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至今还未出嫁,现在我想把惟一的女儿许配给你,并让你继承我的王位,不知你意下如何。”

  白都伦公主听罢,心里十分矛盾,不知该如何答复。如果答应下这件婚事,那么丈夫失踪,自己女扮男装的事一定会暴露;如果不答应,国王阿尔马诺斯肯定会生气,也许会杀了她。白都伦公主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先答应下来为好,以后的事再随机应付。于是,她答应娶诺芬丝公主为妻。

  国王阿尔马诺斯见白都伦公主十分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便立即召集文武百官,宣告了此事。于是白都伦公主便坐上了国王的宝座,接受文武百官的朝拜,并受到了众朝臣的尊敬。

  戛梅禄王子和白都伦公主回国探亲

  因为国王埃尤尔只有一个女儿,并把这个惟一的女儿视为掌上明珠,所以他舍不得女儿随戛梅禄王子而去。就这个敏感的问题,他和戛梅禄王子进行了一番谈话。

  国王埃尤尔个人的意愿是婚后公主和王子最好居住在他的国家里,理由是双方彼此有个照应,他想在公主身上继续将他的父爱职责进行到底。

  戛梅禄王子对此意见很大,他的态度非常强硬,白都伦公主嫁给他后,就是他的人了。他不会让公主受半点委屈,另外,他必须带公主回国。

  经过一番争吵,最终,埃尤尔国王同意了王子的请求,让他俩赶回自己的祖国去。

  公主白都伦和国王埃尤尔

  不管怎么样,杀人总是一件很残忍的事,国王埃尤尔听说公主一剑把一个无辜的宫女大卸八块,心里惊恐万分,匆匆忙忙来看望公主。

  国王知道公主剑术超群,所以不敢过分靠近公主,他隔着一把剑的距离询问公主:“我的宝贝女儿呀,你怎么杀人了呢?”

  公主说:“我没想杀人!我只想要我的心上郎君!父王您看到我的心上郎君了吗?他昨晚还跟我睡在一起呢!”

  国王认为公主脑子有问题,便派出王宫侍卫将公主五花大绑了起来,紧接着他又贴出诏示:“凡能将公主的病治好的,立刻就可以娶走公主,最重要的是,医者还可以得到一半江山。但如果不成功者,格杀勿论!”

  诏示贴出去后,影响很大,很多人都以为自己能治百病,都纷纷进宫请求给公主治病,结果半个时辰就把自己的头挂在了城头上供大家观览,一天下来,城头密密麻麻挂满了人头,竟然不下二百余颗。

【一千零一夜故事4则】相关文章:

1.一千零一夜故事大全

2.一千零一夜故事:神秘的古堡

3.一千零一夜故事《撒谎者贝浩图》

4.一千零一夜故事《渔夫和雄人鱼》

5.一千零一夜故事:钱商和匪徒

6.一千零一夜故事:睡着的国王

7.一千零一夜故事:海姑娘和她儿子

8.一千零一夜故事之哈·曼丁

[一千零一夜]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