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宝贝经典爱情语录

2017-09-24 经典语录

  导语:安妮宝贝的作品主要以流浪、宿命、漂泊为题材,描写现代都市人的生活及精神状况。她内省式写作风格大致可以分为前后两个时期。下面是语文迷小编收集整理的安妮宝贝经典爱情语录,希望大家喜欢。

  我微笑。在任何我难过或者快乐的时候,我只剩下微笑。 ——安妮宝贝 《告别薇安》

  有时候一个人选择了行走不是因为寂寞,仅仅是因为听到了心底的声音。 ——安妮宝贝 《蔷薇岛屿》

  感情是最难带来温度的物质。因为它不成形,因为它不持久,所以不值得信赖和依靠 ——安妮宝贝 《告别薇安》

  “一辈子的爱人,不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也不是什么承诺和誓言。而是当所有人都离弃你的时候,只有他在默默陪伴着你。当所有人都在赞赏你的时候,只有他牵着你的手,嘴角上扬,仿佛骄傲的说,我早知道。不要因爱人的沉默和不解风情而郁闷,因为时间会告诉你:越是平凡的陪伴 就越长久。” ——安妮宝贝

  烟花飞腾的时候,火焰掉入大海。遗忘和记得一样,是送给彼此最好的礼物。 ——安妮宝贝 《清醒纪》

  理性是枷锁,感性未免不是毒药。 ——安妮宝贝《眠空》

  一些优秀骄傲的男人或女人,最后总是与平常配偶为伴。不愿意低俯下来靠近好的东西,怕被拒绝。他们过分自重,没有耐性。只愿索取不肯付出。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

  任何一件事,只要心甘情愿,总是能够变得简单。不会有任何复杂的借口和理由。 ——安妮宝贝 《彼岸花》

  在路途上想起爱来,觉得最好的爱是两个人彼此做个伴。不要束缚,不要缠绕,不要占有,不要渴望从对方的身上挖掘到意义,那是注定要落空的东西。 而应该是,我们两个人,并排站在一起,看看这个落寞的人间。 ——安妮宝贝 《且以永日》

  在觉得难过或者孤单的时候,想回去的,依旧只是自己的家。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

  真正的行进者最后试图面对和驯服的只是自己的内心。 ——安妮宝贝 《眠空》

  可选的那么多,彼此都差不多,又何必为你赴汤蹈火。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

  女人对一个男人的态度,要么如同隔岸观烟花,心里惊动,无关痛痒,满目照耀。要么就是冷暖自知,血肉纠缠,不依不饶。她没有中间状态。 ——安妮宝贝 《且以永日》

  其实任何一个人离开我们的生活,生活始终都还在继续。没有人必须为我们停留。我们也不会为任何人停留。想清楚了。不会有任何怨言。 ——安妮宝贝 《小镇生活》

  简单,但却满足自己内心需求的生活,一定是需要爱的。 ——安妮宝贝 《清醒纪》

  要记得,他若真爱,只会用一种方式呈现:用他的全部生命供养你。 ——安妮宝贝 《眠空》

  我们给过彼此的那些眼泪和疼痛,如风飘远。 ——安妮宝贝 《乔和我的情人节》

  男人,就是互相做个伴的。没有什么爱或不爱。没有那么复杂的事。 ——安妮宝贝 《清醒纪》

  年轻时颓废流于形式,浮浅而无由,实质不过是一种妄想。妄想会被时间解决。成年后它是有过经验和实践的疑问,深陷冰冷的泥浆。除了用力寻求挣脱没有回转余地。 ——安妮宝贝 《眠空》

  沉醉是我离开你的时候,途经的洁白花树。 ——安妮宝贝 《清醒纪》

  不管来或不来,人之等待只是为了让自己安静有力。 ——安妮宝贝 《眠空》

  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醒来,看到窗外的暗蓝天际。曾经跋山涉水而山高水远,也曾困守城市繁华不知何去何从。看过世间风景,尝过人情冷暖,身体是成年的,心是提前老去的。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

  真相和误解,有时不能被自己呈现和突破。要等待时间消逝,做出审定。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

  掸去花瓣,佛去雪粉。长袖一身轻。已是陈年往事,我等的人是否仍在久久等候。雄鸳鸯振起羽翼,令人忧思涟涟。寒衾中鸣叫安在,命运本该如斯!夜半心远钟疏,闻者孤身独寝。哀鸣寒彻枕畔,愈发令人气绝。泪涟涟,意潸潸,无常生命足可堪,且将无渡悲哀,一腔忧焚齐抛光,舍去浮世,明月清风,山桂作伴!【摘】 ——安妮宝贝 《春宴》

  在爱的时候,你就要相信它。在离开的时候,你要相信自己。 ——安妮宝贝 《蔷薇岛屿》

  必须接受生命里注定残缺和难以如愿的部分。要接受那些被禁忌的不能见到光明的东西。 ——安妮宝贝 《莲花》

  时间让爱情面目全非。 ——安妮宝贝《告别薇安》

  电影有时就像我们灵魂深处遗失的幻想。你在接触它的同时,体会着破碎。 ——安妮宝贝 《告别薇安》

  空气因为烟草,酒精和体温变得温暖。 ——安妮宝贝 《彼岸花》

  人际关系在这个时代,多以利益趋向和目标推动,而非彼此的质地或天性作为乐趣的源泉所在。这是一旦想起便觉其乏味无比之处。得到相见有清欢的人并不容易。 ——安妮宝贝 《眠空》

  死亡同时让我明白要随时接受依赖被抽离,希望被破灭,等待被断绝,未来被扼制的时间规则。所有的事情,都是重复的,循环的。这样的痛苦。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

  死亡是真相,突破虚假繁荣。它终究会让你明白,别人怎么看你,或者你自己如何探测生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要用一种真实的方式,度过在手指缝之间如雨水一样无法停止下落的时间。你要知道自己将会如何生活。 ——安妮宝贝 《莲花》

  我大概是一只鸟。充满了警觉,不容易停留。所以一直在飞。 ——安妮宝贝

  你与他人的关系,自己不用做主。他需索美,你即是美。他需索欲望,你是欲望。他需索爱,你已是爱。他需索隔离,便自此不相关。不必试图去改造自己或他人。你所能做的,是当一面清静的镜子,时时擦拭干净。让对方照出自己的影。影子走了,你还在。 ——安妮宝贝

  因为爱他,所以离开他。我喜欢这句话。有些感情如此直接和残酷。容不下任何迂回曲折的温暖。带着温暖的心情离开,要比苍白的真相要好,纯粹的东西死的太快了。 ——安妮宝贝 《伤寒的天空》

  没有海誓山盟,只有一刻感动 ——安妮宝贝《八月未央》

  没有对这个世界清醒的意识,才没有绝望。 ——安妮宝贝 《告别薇安》

  现实对他而言,或许只是蜕下来的旧躯壳。他早已领先它而去。 ——安妮宝贝 《八行书》

  不清楚事情内在因由,以己之意猜度他人,这种自扰没有意义。对任何人或事都是如此。 ——安妮宝贝

  带一把盛放的花朵回家。不知如何相待。左右看着都是欢喜,只用清水灌溉。心怀不舍沉沉睡去,忘记用相机把它们拍下来。次日早晨醒来,便发现一把花均已死去。越是美,死便越显惨淡。发黄萎谢,如同废纸。一日都不能拖延。 ——安妮宝贝

  人生是痛苦的 我们不需要语言 行动起来 ——安妮宝贝 《眠空》

  他要这盏灯 只是觉得它美 紧紧握在手里照亮夜色里回家的路 ——安妮宝贝 《眠空》

  我爱你,这是场劫难 ——安妮宝贝

  如果没有深切的爱恋 宁可独活 ——安妮宝贝《眠空》

  孤独是空气,呼吸它感受自己的存在。 ——安妮宝贝

  一个人笑著笑著,也会掉眼泪。 ——安妮宝贝《清醒纪》

  我在车上,看到雨滴从玻璃上滑落的样子,原来是有轨迹可循的。 ——安妮宝贝

  死亡是真相,突破虚假繁荣。 他终究会让你明白,别人怎么看你,或者你自己如何探测生活,都不重要。 ——安妮宝贝 《莲花》

  每个人都希望它带来愉悦、饱足、和谐、舒适、温暖、安全。这是一厢情愿的念头。这条河流的方向,最终远方是获得释然和自由。真正的自由,则是放弃我们对他人的要求和期望,放弃对外在形式的依赖和需索。最终,是对自己所坚持的意愿和妄想的放弃。这种放弃,并不令她觉得婚姻使人头破血流或者一噘不振。这是命运赐予给人的一次机会。给予休憩、完成以及思省。跳进一条危险的河流,去了解自由的真相,并让自己得到洁净。 ——安妮宝贝 《春宴》

  我爱这片山丘,我可以面对这里的一草一木,直到死…… ——安妮宝贝 《得未曾有》

  每一个时刻,我都试图说服自己,哪怕下一分钟就要死去,哪怕人生遍布遗憾,破碎,痛楚,失败,也不要放过当下产生悔意 ——安妮宝贝 《春宴》

  她说,大海是地球最清澈温暖的一颗眼泪。她喜欢看海。然后他去逛街。城市有大片红砖尖顶的欧式建筑。古典的风情带着忧郁。街上到处是明亮干爽的北方的阳光。 ——安妮宝贝 《告别薇安》

  人要如何超越自己的境遇,这并非是可以训导出来的指向,只能是一种天性。隐约中引领着更为广阔的界限。不管当时如何,胸中是否有大志,一早是看得出来的。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

  有人说,如果不知道回到哪里,心就如同无根的兰花 ——安妮宝贝 《春宴》

  温煦阳光晒得人略有些发懒,只觉心里洞明而平然。于是我便躺下来,脸枕着墓石,闻着这植物和泥土的味道,闭上眼睛。我知道我会睡过去。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我的人生,倏忽过完了大半,不过是二三事,如同世间流转起伏的情缘意志,并无什么不同。那亦不过都是旧的事。 ——安妮宝贝 《盈年》

  相信爱,一如相信真相;相信他,一如相信自己 ——安妮宝贝 《春宴》

  如果你知道一切不存在任何坚固的稳定的不变的可能,你就不会畏惧。我们有什么依傍呢。时间在变化,人在变化,没有什么能够一成不变。 ——安妮宝贝 《春宴》

  住在家里,无法离开家庭,这是他没有目标的生活所能持有的惟一支撑。她不过是他的一个遭遇。这是现实,确凿,真实,残酷,与爱或者感情全然没有关系。只是各自对所承担的生活做出的无力反抗。这个婚姻,其本质就是一次反抗。他们以此试图突破自身某个特殊阶段,却与对方无甚关系。 ——安妮宝贝 《春宴》

  如果幻觉给予的,是为眼前现实提供一块紫罗兰色丝绒布,用以覆盖、遮挡、掩饰、伪装,那么当失去这块薄布,没有屏蔽保障,一切赤裸裸双目清明,你将会看到肉体与深渊之间的距离。微妙的一线之隔。游戏规则是,即使你知道丝绒布背后的黑幕,也要装做对此一无所知。并且兴致勃勃继续推进。 ——安妮宝贝 《春宴》

  是。我们岂能对茫茫人海中孤独和隔离的处境无所畏惧和伤痛。即使我们保持镇定自若,冷淡自处,但在内心无可否认,每一个人都持有救赎或被救赎的期待。 ——安妮宝贝 《春宴》

  长期婚姻,最后成为一个由习惯、信任、秩序和责任构成的共同体。形式稳定,渐渐脱离自我。人性所具备的脆弱、深邃、变幻、矛盾,奔腾而流动的能量,注定与被框架和模式局限的现实有相悖之处。只有恋爱和来自心灵的驱动,才能靠近这无法言喻的甜美和黑暗。婚姻如此之理性,在剔除动荡起伏的同时,也剔除好奇和深入。一对男女,生下儿女,日夜相对,渐渐失去对彼此的兴趣和探索。 ——安妮宝贝 《春宴》

  如同一段旅途的意义,最终都并不在于外部的目的,而在于内部的过程。在写作中曾经踏出的专注、警惕、感情强烈的每一步,原本是一个人探索内心边界的路途。 ——安妮宝贝 《春宴》

  她少年时想要和贞谅反向而走,在临远积极投身友谊寻找伴侣,成年之后却自动放弃。投靠人群需要付出太大代价。事实上,她并不知道如何与人互换。她的生命在按照一种既定的秩序坚定有力地抽生、蓬勃,即使是新生的结构,也遵循同一轨道。等她清楚自我的属性,她便也学会了坦然接受孤立。 ——安妮宝贝 《春宴》

  不是重要或者牺牲的问题,爱里面一定有自由,如果没有,这关系就不具备活性的前途。我们不能对谁服从。哪怕相爱,也不代表我们要接受对方意志 ——安妮宝贝 《春宴》

  也许无法承认,他对她的爱最隐秘而晦涩的部分,其实是渴望成为像她这样的人。敢于直面甚至撕剥自己的生命,让它破碎,露出真相。敢于倾尽自己的感情,哪怕被它践踏。这是他内心需求的一部分。但是被滚动不止的安全和急躁的生活陷落。做不到,其他部分也不过是背道而驰。无法给予世界以意志,因为在接受这世界所有规则。没有信仰,不管是对爱,还是对真实。试图抓住一切愉悦,却拒绝负荷创痛。不相信感情所代表的光,始终警惕和躲避黑暗。 ——安妮宝贝 《春宴》

  每个人只能独自面对生命的黑暗深渊断崖绝壁,风声呼啸,自身不能保全。又有谁可以互相依仗,长久凭靠。 ——安妮宝贝 《春宴》

  有无知觉的死,才有这般肆行尽兴的生。不对死持有对抗性的态度,生,才能具备洒脱而热烈的情意。 ——安妮宝贝 《春宴》

  生活似乎是虚假的,却又这样真实,并重重包裹,让人喘不过气来。 ——安妮宝贝 《二三事》

  爱情,几乎无可能会成为我们的信念。人类实用而贪婪,无情而善变,它最终将沦落为一场幻觉或者一个故事。谁都可以在内心成为一个编造故事的说故事的人。包括我。没有故事,人生多么寂寥。 ——安妮宝贝 《春宴》

  在现实触乎可及的物质利益面前,以及在岁月更替风雨飘摇中苟延残喘的一堆老祖宗遗物面前,家园可以是一堆新造崛起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楼房,也可以是时间深处以对世间万物的审美和理解建立起来的精神系统。这是选择。人们会选择哪一种结果。前提来自他们认为哪一种更具备价值。 ——安妮宝贝 《春宴》

  飞翔。即使之后是漫长一生的告别。 ——安妮宝贝 《清醒纪》

  所谓成功男人,商业社会中精于算计的商人,不会不明白女人心中世俗的盘算和需索,除非他们故作痴呆。青春美貌在都会中随处可见遍地可拾。也许值得为了床上片刻欢娱付出若干时间精力,但没有一个聪明男人会为此搭上稳定关系的沉重代价。 ——安妮宝贝 《春宴》

  有时我们会选择对某个人某件事服输,其实是向自己服输。人不可能一直试图战胜自己,这代价危险。有时你必须允许自己败给这个世界不可测的脆弱和威严,败给人性的复杂和深不可言。 ——安妮宝贝 《眠空》

  在旅途中你必须习惯身体伴随物理空间的移动。内心流动纷繁的意识和景象,更感觉到它的内向思省。 ——安妮宝贝 《莲花》

  自幼年开始,她就一直说服自己对这种贫乏进行对抗。物质的贫乏,情感的贫乏,精神的贫乏,信念的贫乏。种种贫乏而无可回避的现实。竭尽所能地对抗,尝试让自己逐渐丰盛独立的途径和可能性。即使路途坎坷,一直颠沛流离。 ——安妮宝贝 《春宴》

  教堂里挤满人。在一块黑板上,他们看见手抄的一段话,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安妮宝贝 《一个夜晚》

  或许,男女之间占据比重的,是征服,占有,控制,支配,贪恋,欲望。它们顶着爱的形式和名义行事,唯独缺少牺牲。 ——安妮宝贝 《春宴》

  感性需索更多的交融和消灭,理性却时时跳出来进行检视和过滤。成人恋情崎岖幽微,需要力气。生活中若缺少幻术、欺瞒、假相、隐藏,只能拿出更为黑暗和强大的勇气,赤足踩上剃刀边缘行走。 ——安妮宝贝 《春宴》

  说得过分美好以及圆满的言语,都不会是真实。 ——安妮宝贝 《春宴》

  毕竟她走过的地方太多。知道路过的人,只不过是路过的风。 ——安妮宝贝 《告别薇安》

  这些男子,不管是已婚还是单身,最终呈现的都是束缚于大地的庸常之心,拖沓冗长毫无作为。胆小,自私,懦弱,虚伪。属于人世的恋情,被重力拖累,果然都不具备超越性。自我重新回归的时候,总是让人破碎。 ——安妮宝贝 《春宴》

  即使不能善待,但那依旧是恩慈,只是幻觉稀薄。即使再剧烈,仍只是烟花,留下的不过一地冰冷的尘埃 ——安妮宝贝

  生命是一场幻觉 ——安妮宝贝

  人在虚弱和压抑时,更容易接受深层关系,试图与他人联结。如同她和一同的关系,发展快速不合常态,却有各自的深层动机所在。感情,从来都是和理性背道而驰。对两个面具健全的人来说,他们对感情的寡然,也是对各自生活处境的漠视。 ——安妮宝贝 《春宴》

  做爱的本质原来是伤感的 ——安妮宝贝《告别薇安》

  爱尔兰的钢琴音乐。伴有风琴。竖琴和吉他。很美。象清凉的水滴,会一点一点地坠落在心里。常常漫不经心地听着它。 ——安妮宝贝 《如风》

  当时的文人,留恋不舍它的美,试图用文字留住一座城市的魂魄,把它风干、凝固、成形。试图为一个时代留下记录。文字本身是流动的载体,是水和种子一样的属性。 ——安妮宝贝 《春宴》

  她与所有曾经的男子谈过的恋爱,最终都只是在与自己恋爱。一切都是重复经验。知道最后不过是如此而已。只是一种幻术。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

  战战兢兢是深渊,优雅洒脱是自忘 ——安妮宝贝

  微小个体对时代无足轻重,时代对个体来说,却具备摧毁、影响、重建的力量,这是时代的强势所在。它代表的是方向,影响个体生命具体的取向、观念、质量和模式。密不可分。 ——安妮宝贝 《春宴》

  不仅仅因为他们聚少离多,只是,婚姻这个形式,无论如何都不能回避想象力和激情在日常生活中的消减磨损。 ——安妮宝贝 《春宴》

  这些无常的熄灭的黑暗下去的东西,是我的人生必须去面对和承担的终局。 ——安妮宝贝 《春宴》

  事物就该让它以本来面目抵达最终的路途,不会更多,也不会更少。这也是你我所拥有和失陷的真实面目,不能更多,也不能更少。 ——安妮宝贝 《春宴》

  有些爱情因为太急于要得到它的功利,无法被证明,于是也就得不到成立。 ——安妮宝贝

  肉身,这目前仅存的解救。如果不以卑微的肉身相爱,不以真实的孤独交融,不以脆弱和天真彼此袒露,不以生命中深刻的喜悦和悲伤交付,我们又将如何相爱。 ——安妮宝贝 《春宴》

  可是我至为想念你。莲安。 ——安妮宝贝《恩和》

  金戈惊破长生诺,往事哪堪细思量 ——安妮宝贝

  爱的无心隐藏和善意袒露,到最后都是人心深处共通的折射面 ——安妮宝贝

  除了占有范围之内的一席之地,再无别的去处,内心不具有安稳和信任。这些被高价售卖的混凝土建筑,这些被分割出来的一平米一平米,在某些时刻,己强盛于生命质量。 ——安妮宝贝 《春宴》

  诸多感情或者自省,原就是一个人内心里的自生自灭。 ——安妮宝贝 《二三事》

[经典语录]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