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级上册《台阶》课后实录

2017-07-29 八年级上册

  一、为小说配插图。

  师:同学们昨天已经预习了这篇课文,现在老师想请同学们给这篇课文配一幅插图。

  生:我觉得这幅插图,应该是:我和父亲一起坐在台阶上,父亲在抽着烟,他被烟雾环绕着。

  师:有什么用意?

  生:突出父亲觉得自己老了,非常忧愁。

  生:我想像的画面是——父亲背着一担柴,手里拿着一些鹅卵石,正在回家的路上。

  师:为什么要这样描写?

  生:是为了突出父亲为造新房子和新台阶,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生:我认为应该是父亲用左手撑住腰,在新房子的台阶上艰难的行走,但是脸上露出一丝的微笑。

  师:同学们配的插图都有一个中心人物——父亲。老师这里也有这么一幅画面。(课件出示图画和文字):母亲坐在门槛上慢悠悠地做着针线活,目光恬静地看着趴在青石板上的孩子。

  作者李森祥说(课件出示):“这是我童年记忆里最深刻的景象,而就是这个司空见惯的画面,触动了我创作《台阶》这篇小说。——李森祥

  让我们感到惊讶的是,这个画面里面却没有父亲,父亲在哪里呢?为什么这个没有父亲的画面,却让李森祥创作了以父亲为主要人物的《台阶》呢?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怎样的父亲呢?

  二、一句话概括主要内容。

  师:首先,请同学们用一句话来概括故事内容。

  生:父亲以前经常坐在房前的青石板上,现在住了新屋,他觉得不自在了,他觉得自己老了。

  师:一般概括故事的主要内容,除了有人物,还应该有原因、经过、结果。谁再来补充?

  生:父亲准备了大半辈子,给我们家盖了一间新房子。

  师:他讲出了这个过程,但是原因是什么呢?

  生:父亲觉得自己家里台阶低,所以造了九级台阶,但是他觉得自己老了。

  师:用文中的话来说,台阶低意味着什么?

  生:没地位。

  生:父亲觉得自己家地位低,用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把新房造好了,却发现自己老了。

  师:好,他跟老师的概括差不多,第一说出了原因——为了提高自家的地位;第二说了经过和结果,父亲不辞劳苦花了大半辈子造了高台阶,结果是父亲走向了衰老。在我们对整篇课文有一个整体的了解的基础上,我们试着用一个词来解读我的父亲。请同学们用这样的句式(课件出示)“我的 的父亲,你……”,来说说你对父亲的理解。

  三、品析一个立体的小说人物形象。

  1.说说我眼中的“父亲”。

  生:我的不服输的父亲,你用手去拖青石板的时候,腰闪了一下,我不让他抬,他坚持要抬,抬的时候他的一只手捂着腰。

  生:我的永不放弃的父亲,你明明已经老了,却还是要自己动手,不让我抬水。

  生:我的倔强要强的父亲,我去帮你抢担子,你却很粗暴的一把推开我,还对我说不要你凑热闹,我连一担水都挑不动了吗?

  生:我坚韧不拔的父亲,你辛苦了大半辈子,岁月残蚀了你的身体,但是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心中的大山。

  师:你讲的真好。刚才经大家这么一描述,老师的脑子里基本上有了父亲的形象了。但是老师想说,我的尴尬的父亲。

  2.细品“父亲”的“尴尬”,认识“父亲”质朴农民的特征。

  昨天同学们在预习作业的质疑板块中,向老师问了这么个问题。(课件出示):父亲为什么明明该高兴,却露出尴尬的笑?——周亦含、赵翼然、乔迈、毛广辉、赵旭、刘洋、王姝嘉、李书童、樊百川、张逸凡、夏艺榕

  我们就一起来解决这些问题。首先我们找到描写父亲尴尬的段落,在文章第二十一小节。我们一起把文章读一遍。(课件出示):父亲从老屋里拿出四颗大鞭炮,他居然不敢放,让我来……许多纸筒落在父亲的头上肩膀上,父亲的两手没处放似的,抄着不是,贴在胯骨上也不是。他仿佛觉得有许多目光在望他,就尽力把胸挺得高些,无奈,他的背是驼惯了的,胸无法挺得高。因而,父亲明明该高兴,却露出些尴尬的笑。(生齐读)

  师:尴尬的笑。什么叫尴尬?

  生:尴尬就是不自然、十分窘迫、难堪。

  师:文章中哪些句子、怎么表现出父亲的尴尬?

  生:许多纸筒落在父亲的头上肩膀上,父亲的两手没处放似的,抄着不是,贴在胯骨上也不是。他仿佛觉得有许多目光在望他,就尽力把胸挺得高些,无奈,他的背是驼惯了的,胸无法挺得高。

  生:父亲从老屋里拿出四颗大鞭炮,他居然不敢放。

  师:我们来细细的品读这些句子,看一看父亲到底尴尬在哪里。你刚才说他居然不敢放,为什么觉得这是尴尬的?

  生:我认为父亲不是因为胆小不敢放,是因为父亲太激动了,他花了大半辈子的准备才造好新房子,是很不容易的,他一方面很激动,一方面又放不了鞭炮,所以就显得尴尬了。

  生:我觉得他一生都是一个平民,他现在住上了台阶高的房子,刚从一个平民的角度,变成现在地位稍高的一个人,他觉得不适应,所以感觉有些尴尬。

  师:老师明白了,你觉得父亲他骨子里是一个质朴的人,现在想要他张扬,他也张扬不起来。

  生:我认为父亲也是突然从一个平民变成了一个稍有地位的人,所以有些尴尬了。

  师:他真的有地位了吗?

  生:他只是在别人眼里有地位,自己依旧认为是农民,一下子到了这么高的地位,感觉有点虚。

  师:刚才他这样一讲,老师也懂了很多,他认为一个人如果真正要立起来,不仅仅依靠外物,还要靠自身的强大。

  我们再来看,他仿佛觉得有许多目光在望他。我想问:仿佛是什么意思?

  生:好象。

  师:有没有目光在望他?

  生: 没有。

  师:没有吗?

  生:有。

  师:有还是没有。

  生:有。

  师:我们知道,农村里要是办喜事,会有很多人围观,他怎么会说仿佛觉得会有许多人在看他?

  生:我觉得他是根本没有抬起眼睛去看,所以用了仿佛。他觉得自己很尴尬,不是真的有这地位。

  师:父亲真的是尴尬,他这时眼睛不知该看哪里了,他甚至不敢跟人家的眼睛对视。我们再来看最后一句话。他尽力想把胸挺高些,无奈他的胸是驼惯了的,却胸无法挺高……这里给人感觉很矛盾,说说你的理解。

  生:我认为有两层含义,一层是他当农民当惯了,农民都是弯腰工作大半辈子,背是驼惯了,还有一层,农民是比较下层的阶级,他一直很谦卑,所以背一直直不起来。

  师:由于长期劳作,以及他的谦卑,让他无法挺起胸,到这里我们理解父亲尴尬的原因了。同时我们也发现父亲的内心其实很复杂。他的外在行动与他的内心心理是有矛盾的。这才是真实的父亲,只有复杂才真实,只有立体才丰满。

  因此有同学写到(课件出示):

  骨子里的质朴、谦卑使身为农民的父亲永远都不会、也学不会张扬。—张子然

  3.解读“我”的“不帮助”,理解父亲作为一般“人”的矛盾心理。

  就是这么一个不张扬、不善表达的非常善良的父亲,但他的内心又是如此丰富,他的言行也给我们带来了困惑,他的言行让我们感到疑惑的还有哪些呢?我们有同学提出了这样的疑问(课件出示):

  父亲挑水闪了腰,为什么“我”想去帮忙,父亲却很粗暴地推开“我”?——关渝枫、房野、夏正玖、赵振含、樊百川、叶钦佩、唐融融、姜涂文、刘洋

  在哪里呢?

  生:28小节。(课件出示):

  父亲身子晃一晃,水便泼了一些在台阶上。我连忙去抢父亲的担子,他却很粗暴地一把推开我:不要你凑热闹,我连一担水都挑不——动吗!我只好让在一边,看父亲把水挑进厨房里去。

  (请一男生朗读这一段)

  师:我想问一下大家,父亲他闪了腰,为什么不让我帮忙,当时父亲有哪些言行让我们感到疑惑?

  生:他明明自己腰闪了,还不要我挑,说我是凑热闹。

  生:一把推开我。

  生:粗暴。

  师:粗暴说明他内心是怎么样?

  生:说明了当时父亲很烦躁。

  生:一方面是父亲对儿子这种行为觉得很生气,认为儿子瞧不起自己,连扁担都挑不动了,另一方面是对自己的生气,自己挑个扁担腰都会闪,真没用。

  师:说得很好。一个男人老了的时候,就总会生气,因为他的力量就要丧失了。这个时候啊,没有人帮助他,而儿子看似帮助的行为,实则是不理解的伤害,所以他只好无奈的对自己生气,是对生命的愤怒——我怎么就老了呢?还有吗?

  生:我觉得父亲内心不仅是愤怒,还有痛苦,他自己心里已感到自己老了,只是不服输,因此内心很纠结,很痛苦。

  生:扁担的叫声,写出父亲内心的痛苦,但是父亲觉得如果就这样放弃的话,又是对自己的生命的羞辱。

  师:他注意到了一个细节,认为扁担的叫声把他心里的愤怒痛苦都表达出来了,但是为什么要在“不”字后面加破折号?

  生:加破折号,是为了突出这个“不”字,父亲想表明自己是挑得动这担水的,用不着儿子来帮忙。

  生:父亲就是非常的疼痛,说话的时候气接不上来,不由自主的把“不”延长了。

  生:父亲当时是硬撑着的,很痛,但是他不让自己的儿子、妻子知道。

  生:我觉得父亲是因为有点生气,才会加强生气的语气来。十分粗暴地一把推开我,应该是生气的语气,破折号是用来强调的。

  师:同学们分析得很好,现在请同学综合前面的理解。再来读一读这段话。

  师生分角色读。

  师:这是一个非常要强的,执着的,不服老的父亲,小说中的“我”理解父亲吗?有同学提出了这个疑问(课出示):

  为什么“我”在父亲最累、最苦的时候就真的让在一边?——葛向东、张逸凡、樊百川、周扬

  为什么“我”在父亲最累、最苦的时候都不出来帮忙?

  生:我很无奈。

  生:他认为如果此时去帮助父亲,其实是对父亲的侮辱。

  四、理解父亲是“我”人生的一级台阶。

  1.两个“父亲”的对比,理解“父亲”对“我”的爱。

  师:我听懂你的意思了,是儿子对父亲的理解,其实这也是男人对男人的理解,给父亲尊严,就是对父亲的最大的尊重。我们其实也可以看出父亲对家人充满了责任感,我是无论如何插不上手啊!所以在父亲最累最苦的时候,在父亲还没有完全垮下来的时候,我是帮不了他的,这么一个伟大的父亲,应该说是我们每个人理想中的父亲。他执着,踏踏实实,不辞劳苦,他为家人可以奉献他所有的一切,他教会了我们永不放弃,

  但是作者李森祥却说:(课件出示)

  这是我理想当中的父亲,不是我生活当中的一个真实的父亲。 ——李森祥

  那他现实中的父亲是怎样的呢?

  李森祥在《站在父亲的肩膀上<台阶>创作谈》一文中,说有两件事情深埋于他的记忆中不得不提(课件出示):他六岁时还不会游泳,父亲竟将他一把扔进湍急的江,任他在水中绝望地挣扎扑腾一阵子后,才捞起了他。

  有一年,他父亲领着村人搞农田基本建设,刨掉数十个年代久远了的坟墓。父亲竟将那些没有人敢要的坟砖全搬回到家门口,然后命他削干净凝结于坟砖上的砖灰泥瘤。那时他七岁,他面对的简直是一座山,他以为自己的生命再也翻不过眼前的这座“山”!他苦熬苦撑而削掉了一个冬天。到春天的时候,这座“山” 竟被削没了……

  生:李森祥的父亲好残忍啊。

  师:这确确实实是他的父亲。这“山”为什么要加引号?指代什么?

  生:指代坟砖。

  师:李森祥是电视剧《天下粮仓》的作者。当他创作遇阻时眼前总会出现童年时的这一幕,然后他都坚持下来了,最终获得成功了,你说这山指代什么?

  生:困难。

  师:那么现实中的父亲,他爱“我”吗?

  生:爱。

  师:刚才不是说很残忍了吗?现在怎么又说爱了呢?

  生:我觉得这父亲对儿子的爱,不是一种普通的爱,他其实是严格的要求自己的儿子,让他学会克服困难,这并不是一种平常说的宠爱或是溺爱。

  生:我觉得做为一个父亲,他对孩子的爱从来都不是靠言语表达出来的,只是在行动上流露出。他不象母亲如此温暖呵护自己的孩子,而是用看似粗暴的言行让自己的孩子不被困难阻挠,坚持下去。

  生:父亲是一个望子成龙的人,作为龙的他们是要克服困难的。这是伟大的爱,有远见的爱,为了让他长大以后成为龙,在他小时候给就得让他经受磨练,最终成为成功的人。

  师:李森祥原先真的是恨死他的父亲了,他曾经这样说:“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秘密,为了逃离父亲,我想着我赶快走,当时生活在农村里,除了考上大学,还有一条路是什么,只有参军……直到父亲去世了,某一天晚上,与母亲在聊父亲时候,我突然泪流满面,我终于读懂父亲了,原来我一直都是踩在父亲的肩膀上,但是我一直都不知道。” 李森祥他也明白了,(课件出示):

  “原来我早就并且一直踩在他的肩膀上,父亲用他的肩膀作为我的人生的《台阶》”——李森祥

  2.体会小说人物命运的轮回特征,感悟生命的传承,使命的交接。

  我们说文中的父亲,有他现实父亲的影子。那么文中的“我”,有没有踩在父亲的肩膀上呢?文中的父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里,我们说,他筑高台阶是为了我们家的地位。我们发现文中好几次这样的一些话,父亲又象是对我,又象是自言自语的感叹,我们家的台阶低。他本来跟自己说就可以了,为什么要跟我说啊?

  生:父亲想从我这里获得信心,他问我这人怎么啦,他其实是为了想我回答父亲不老,这样给他有信心,有继续干活下去的动力。

  生:我认为父亲他已经做好思想工作,自己老了,如果去世,新房还有台阶都没有完成,他希望我继承他这种精神。如果他倒下了,要他儿子坚忍不拔的完成他当时想的是遗愿。

  师:我给你铺好一级台阶,你再上一级台阶。

  生:我觉得父亲跟他的儿子说,是为了让我们家地位真正高起来,不仅仅是通过造台阶。

  师:不仅仅就是靠造台阶这个外物,而是要我们家的台阶真正的高起来,对我的儿子充满一种期待。

  生:还有对儿子的一种惭愧,并没有给儿子一个外表的地位。

  师:父亲感到很惭愧,我不能给你很高的地位,那是父亲没用,没有搭下一个非常坚实的地位,而是父亲的言行在感染着你,带动着你,表达的方式不一样,在困难面前,要学会坚持,学会担当,是男子汉就要用肩膀扛,就象你们一天天长大一样,父亲终有一天会老下去。请大家一起朗读课文最后一句话。

  (生读)

  针对这两句话,我们同学也有许多疑问:(课件出示)

  “父亲明知自己老了,为什么还问“我”怎么了? —— 郭祥、邱斯冉

  为什么父亲问:“这人怎么了?”难道父亲没觉得自己老了吗? ——钱舒雅、吴晨阳、吴可佳、包凯琳

  师:我们说文学的语言是含蓄的,请根据对自己对父亲的理解,为这两句话加标点符号,并说说你为什么这样加。(课件出示):“怎么了呢 父亲老了 ”

  生:我在“怎么了呢”后加问号,后面加感叹号。

  师:问谁?

  生:问自己,是作者自己自问自答。

  生:我觉得“怎么了呢”后加省略号。因为父亲老了,有很多说不出的悲凉。

  生:我在“怎么了呢”后加破折号,后面加感叹号。破折号,是延长语气,是说父亲的老,突出他的老。

  师:我问一下,父亲的老,老在哪里?

  生:是精神上的老。

  师:不仅是身体上老,而且是精神上老了。为什么?

  生:是他挑担水。

  师:挑担水,腰闪了,是身体上的呀?

  生:三十段里面写道,我就陪父亲坐那了,他不象原来那样不服输了。就是自从他腰闪了以后,我们不让他干活了,但是上一次他之所以要挑水,是担心自己老了,没有活干了,所以他粗暴的推开我。我们不让他挑水了,现在他感觉自己真的老了,觉得没有事可干了,所以一下子垮了。我在老字上多加一个引号。父亲原可以为家里付出些力量,但是他的身体已经不行了,是力不从心了。

  生:我认为在怎么了后面加问号,老了也加问号。父亲在问自己有没有老,父亲知道已经老,但父亲的理解是虽人老了,但心里还是年轻的。在父亲后面加一个问号,问自己有没有老。就以父亲而言,心一直是年轻的,在问自己,是一个反问句。

  师:怎么了呢,还可以在问谁?——读者,有可能在问社会呢!父亲老了吗,父亲真的老了吗?

  (教师要求同学连读三遍):父亲又象是问自己,又象是问……

  李森祥是用了逗号与句号。他为什么要用逗号与句号呢?

  (课件出示):关于小说的结尾,当初我的确没有把它当做悲剧来处理。在中国乡村,一个父亲的使命也就那么多,或造一间屋,或为子女成家立业,然后他就迅速地衰老,并且再也不被人关注,我只是为他们的最终命运而惋惜,这几乎是乡村农民最为真实的一个结尾。 ——李森祥

  我们再一起读课文最后的两句话,生读。

  师:父亲的一生是典型的中国农民奋斗不止的一生,他的一生虽然让我们感觉到有些地方很可悲,但是他一定不是可怜的,父亲的伟大之处,就在与他跟许许多多的农民一样,虽然一无所有,但是他们艰苦创业,(课件出示)以父亲为代表的这些一无所有但依旧艰苦创业的草根阶层,正是我们民族文化中最厚重的那级台阶!

  父亲是一部大书!

  五、朗诵诗歌,再次体味父亲形象。

  下面我们一起来读这首诗来结束我们的课(课件出示,音乐响起,学生齐读诗)

  父亲

  我的父亲

  你喜欢坐在台阶上远望

  你喜欢把那烟枪在青石板上敲得嘎嘎作响

  我的父亲啊

  摇来摇去的柳树枝总也摇不散你那专注的目光

  我的父亲

  你那古铜色的脸

  你那黄几几的脚板

  我的父亲啊

  你把你的胸膛挺高一些吧

  我的父亲

  你挺直的腰板为什么担不起一担水

  你倔强的头颅为什么埋在膝盖里

  我的父亲啊

  你满挂着的笑容为什么在九级台阶筑起的鞭炮声中尴尬

  我的父亲

  我知道你的梦想

  三级的台阶到了九级

  我的父亲啊

  怎么了——你老了

  我的父亲,

  还有我呢


[八年级上册《台阶》课后实录]相关文章:

[八年级上册]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