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纸,胭脂瓷散文

2018-11-01 散文杂文

  泪,滑落过桃花纸,晕开了胭脂。卷起缄默的霜帘,窗外无际的水烟。

  谁的眉目如画,谁的垂鬓似水。只记卿心流年梦一场?

  残雪楼台,载不动几多轮回沉淀的心事,香纱团扇,掩不住眉宇间凝蹙的几许落寞如斯。我铺开那笺,已泛起霉的桃花纸,曾经的香气已不在。

  于是记忆重新回到千生以前,那桃花开遍的古渡口,只一回眸,眼神便注定一生交集。牵起手,奔跑在景德镇铺开青石的径上,让春风拂过流水,此情脉脉相依。 你的笑魇,我的笑魇,十指相缠,在窑器上孕出一胚泥胎。我便刺破了朱砂腕上的血来和泥,只为将此情永远封存,只为生生世世等待轮回再见。

  然你终背离我而去,只留给我一盏胭脂瓷。生生世世,我的一缕情魄被封存在这冰冷的瓷窟里,生生世世,被你当做珍爱的`器物小心的藏起。

  每当夜深人静时,你总听不得那蝉在低语。因为那是我被封的情魄,于胭脂瓷里窃窃私语。你小心翼翼的捧起我,近在天涯咫尺,却相隔一层青瓷。我任由你的双手,抚过我千年憔悴的容颜,却感觉不到那指间曾熟悉的温暖。

  碾转了无数生以后,直到有一世,有一天,你再将我心疼的捧在手心里,却不经意碰碎了,那一层包裹我的青花瓷。那一刻,我氤氲了千年的泪水,终于倾泻而出。胭脂泪如血,浸染了你的双指。你惋惜的铺开了一层桃花纸,终将已碎成片片的我,永埋在桃花下。

  那一季,我终于释然了与你纠缠了千年的情。我被埋在桃花冢里,纷纷落落的桃花,终成了我的葬衣。

  流年飞逝,许多生以后,我的血泪早已同桃花和成一体,然因缘碾转,我又成了你案上一笺桃花纸。任你持笔沾墨,将流泪的心事,一一在我身体上涂鸦纵横。你却不知,那层宣墨上,字字背后晕开的朵朵痕迹,其实就是我,为这段因缘,永远,永远感伤的泪滴。

【桃花纸,胭脂瓷散文】相关文章:

1.胭脂春意散文

2.散文:胭脂泪

3.胭脂梦散文

4.胭脂故事散文

5.胭脂花的散文

6.胭脂泪的散文

7.墨落胭脂散文

8.我的花纸油伞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