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的喜与悲散文

2018-11-05 散文杂文

  回顾2011真不知该用怎样的心情去面对,眼泪与欢笑同在,悲伤与喜悦共存,几乎都达到极致。

  春天应该是充满生机,充满活力,充满希望的季节,也应该是阳光明媚,鸟语花香,万物复苏的时刻。可是,这一切都因老父亲的离去而消失。那天阳光如魔鬼手中的宝剑在小村上空闪耀,晃得人们眼睛干痛、红肿,就连柳树上的麻雀都躲了起来,停止了它们的聒噪。老父亲在村里虽没有什么威望,但人缘很好,给乡亲们留下极好的印象。全村的人几乎都来了,夹着纸揣着钱挤满了小院,谈论着老父亲生前的种种益处。邻居王大叔曾向老父亲借了二十元钱,都已经三十多年了,可老父亲从来都没提过,也没向任何人说起,直到那天乡亲们才知道。王大叔惭愧地讲述着,眼睛里蒙上一层泪雾,晶莹了院子里每个人的眼睛。

  老父亲的遗体在阵阵祷告声中被抬出院子,抬上殡仪馆的汽车。那一刻我的眼睛已经干涸,大脑一片空白,整个躯体如同空壳一样,立在大门口,死在大门口。心空了,屋子空了,院里也空了,仿佛世界都空了。哀莫大于心死啊!以前总以为死遥遥无期,与自己与家人没有关系,像那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一样。人生最痛苦的事就是亲人的离去,没有比这更悲伤的了。记得有位网友说:只要亲人平安,我欲何求?确实如此。亲人才是我们的所有,才是我们的上帝啊!!

  我常常在院子里搜索老父亲的影子,房前屋后都寻便了,什么都没有,只有自己傻傻的站在那里。然后又把希望寄托在大门外那一条长满荒草的小路上,盼望老父亲能再次回来,再次给我们买些好吃的东西回来。明明知道不可能,可还是期待,期待。

  夏的燥热并没有烘干我心中的泪,痛依旧,悲也依旧。想起满院的葵花,忆起墙根的玉米,不觉泪又潸然了。老父亲笨拙地播下一粒粒种子,又蹒跚着拎来一桶桶清水,一趟又一趟穿梭在房前屋后,精心的侍弄着他自己咬不动的玉米和吃不了的瓜子。邻居们见了就说:“你也不能吃,种他干啥?”“我不能吃,孩子们还不能吃啊?!”苍老的脸上漾起淡淡的微笑。

  有一天邻居家的小孩跟妈妈说在电脑上看见张大爷了,坐在沙发里还笑呢。我听说后忽然想起过年时辽源市爱心志愿者来我家的情景,他们给老父亲照了相,说是要往电脑上传。为了再看一眼老父亲我们商量打算买台电脑。于是,电脑很快来到我家,也让我们见到了日夜思念的亲人。小小的电脑竟然如此神奇,好像真的回到那天,回到那幸福的时刻。泪水再一次朦胧了我们的眼睛,又再一次拉开了悲痛的序幕。

  为了消除难耐的寂寞,为了忘记心中的痛苦,我拼命的上网,每天都在十多个小时以上,想用身体上的痛代替心灵里的苦。能够给我最大安慰的是网友们,让我在聊天中得到些许快乐,渐渐地暗淡了心里的悲苦。特别是在生命之歌,众多的残友让我快乐无比,仿佛亲人一下子又多了起来,兄弟姐妹无一不缺。更让我感到幸福的是学会了网赚。我,竟然能挣钱了,说出来都没人相信,就连自己都满脑子的问号。

  自从来到生命之歌发现自己的写作水平日益剧增,有写不完的文字,诉不尽的情怀,有时连挣钱的机会都加上了黄牌,给了严重警告。进入生命之歌是我每天必须的功课,不为别的,为的就是那份快乐,那份纯真、美好、永恒的快乐。

  这就是我的2011,也是泪水与欢笑、悲伤与喜悦的2011。希望下一年继续刷新我与残友们的快乐,让2012更加灿烂辉煌……

[散文杂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