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抒情散文

2019-06-04 散文杂文

  公司领导很重视员工的身体健康,组织了一次职业病体检。工会主席亲自开车给我们送住市第一体检医院。去医院有点路程。我们上车后和个相识的却不在一个车间工作的员工聊了几句客套礼仪的话便在车上闭目养神起来。大概有二十多人当中我们车间参加体检的仅剩三个,由此可见,人说我们车间的工作又累又脏是劳工的话绝非空穴来风,留不住员工就是一个例子吧。真的,一直在高分贝的车间内神经紧张思想集中,一旦休息安静了下来,顿时累意上升,好想休息一番。前排和右侧都是些年轻的姑娘媳妇,衣衫整齐服饰漂亮,一路叽叽喳喳如麻雀聚会。年轻真好,思想敏捷精力旺盛。其中一个尖声细气嗲声连连,一头乌黑的头发直直的披肩而散,肤色白晰稍有抹粉之嫌。我有点厌恶她,到不是她们的话题与我格格不入,实在的她那妖艳及自作大方的举动难以让我苟同。她们的话题杂七杂八没有主题,听得出她们都是啃老一族。除了工作外就是公婆如何的刻薄就是如何的小气,不能完全满足她们的海欲;要不就是宝贝孩子如何乖巧可爱。“”这些要命的,啃老还感觉太累”,我这样想,心里不由产生一种对八零九零的蔑视,想当初我们这一代人放牛牧羊什么事没做过?成家立业经济独立,从不轻易向父母伸手!“哼”听着想着,口风不漏,鼻子孔中却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声。前坐直发披肩的似乎感觉到了我的这种轻蔑反感的鼻音,转过头与我目光相接,这一瞬,我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只见那女孩目光清澈疑神之间略显不满,微翘的嘴角似怒似喜又似乎要与我对磊。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定了定心神。重新审视眼前这位欲罢不休的“冤家路窄”起来。这的确是算不上一个美丽的女孩,而是那些雀斑胖墩墩的身材和清秀的眼神让我过目不忘。……她不屑一顾轻描淡泻又转头回去了。我不敢想象如此还算清丽的一个女孩从事在一个有毒岗位,长此以住,会对其产生极大的伤害。我实在难以想象下去,有毒岗位与蛇毒妇人心之间那直接的联系……。

  一阵躁热,我竟然浑身不舒服起来。公司领导把这车开的一会猛烈刹车,一会油门轰鸣。……

  我一下感到浑身发热翻肠倒肚起来,边上老大姐马上给我一个塑料袋,我一头伸直,不及考虑,一阵狂吐监呕。我好不尴尬,弄得我无地自容……我正低头一无是处时,肩头像是被谁碰了一下,又是一下。抬起头,一包幽香兰味的餐巾纸映入眼帘。随着那粉嫩的手指遁去,原来赠我纸巾的非是别人,正是那话题特多在我內心深度遭贬的那位姑娘。我吃惊不小,有生来首次深感已错。我禁止不住相像起那些沉鱼落雁,羞花闭月的姑娘,她们的肤质细腻,如若羊脂,鼻如悬胆,朱唇洁齿,眉目清丽,顾盼传情,能言会道……可这些个又算得了什么呢?美丽,其实根本不需要这些,美丽,其实只是一个小小的举动,一种轻微的表现,一丝善良的动机……

[散文杂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