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秋天安静等你散文

2019-09-19 散文杂文

  有几夜,她在无边的梦里徘徊着,是被谁叫醒的却忘了。就这样微睁着眼,看窗帘外流泻的月色和灯光交织出一匹流光的锦缎,静静地想他。

  【一】

  三年前,认识他的时候,她和同事在春天的早晨嬉闹,浑然不知有段缘分已悄然走近。他默默看着她笑,她看到他礼貌地点了点头。

  一个悠闲的下午,同事们喝着各种味道的咖啡在八卦,领导通知说要全部人员去“松林逸苑”聚会庆祝,给新来的同事接风。她看着这个长相略微憨厚的同事,心里有点不忍捉弄他的感觉。要是唧唧歪歪的人,可要受苦的呢,她暗笑。

  他圆脸,爱笑,一副明亮朝气的眉眼,鼻梁上架副银边变色镜,显得儒雅且温和。

  酒桌上的气氛在白酒红酒间杂的气味里酝酿出高潮来了。没想到几杯酒下肚,看似木讷的他却相当风趣幽默,一个个似黄非黄色的笑话把大家逗得笑个不停。房间里太热,太吵,她悄悄溜出去透透气。男男女女们笑的笑,闹的闹,忙个不亦乐乎,谁也没有在意她的离开。

  走进安静的松林里,她捋捋飘散的头发,擦干额头微微渗出的汗。林间渗透下来点点淡淡的月光,她最怕这样煽情的夜色,只有一个人,说不清的情愫在胸口缠绕。孤单久了,想有个伴。远处有忽明忽暗的灯光在闪烁,她想走过去,或许那里有个人在为她亮着灯呢?屋里鼎沸的闹声也掩盖不了她溢出眼眸的忧伤和汹涌的孤单的,只有把自己交给这绵绵的夜色,唯有安静才能包裹住她飞翔的思绪。

  她不知道有个身影在靠近,有双关切的眼睛在追随。

  怎么了?醉了吗?他问。

  没有,不喜欢太吵。她回头看到他亮闪闪的眼睛在月光下好温柔。她的心莫名狂跳了几下,这样的温柔眼神似曾相识过。

  我陪你走走吧,醒醒酒。他说。

  好。看他关心且并无恶意的样子,她不忍拒绝。

  如水荡漾的月光,轻柔地洒下斑驳的光点,风儿徐徐吟唱,草香木香混合的味道也格外清新。这种梦境似的场景,已多年不曾领略了。自我介绍下吧,我叫易风。来了几天也没机会和你说话。他好客气地说。

  谢谢,我知道你名字啊,挺好听的,你的资料还是我提回来的呢。我叫解墨云。她向他伸出手。

  哇哦!好巧,我是风,你是云。他的声音明显带着夸张的兴奋。

  这有什么?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好普通的名字。可是,经他这样一说,居然一股暖意自心底升起,她把她和他的名字悄悄在心底念了一遍,风云。多般配的名字呢。

  那天我来报到,看你和同事打羽毛球,好有活力哎!他很真诚地,没有敷衍的味道。

  该锻炼了,成天坐着,骨头都老了。她盈盈一笑。这个冷暖自知的复杂社会,谁会在意你的名字,谁会刚来就留意你的存在呢?她开始在心里轻轻唤他:风。简单却饱含诗意的名字。

  他们不急不缓走在软软的草丛里,沙沙的乐声伴着缓慢的脚步流淌进无垠的夜色里。此时,她的内心多么安宁啊,这是许久都没有过的安静了。她有些诧异,和他好像已经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一般,不过是离别过后又欣喜地重逢了。

  该回去了,同事们要找我们的。他说

  好。她依然平静得像此刻的月色。

  留个电话吧,方便以后联系。他掏出手机。

  【二】

  春雨不期而至。院子里颜色品种各异的树木开始吐绿抽芽,嫩黄的草芽举着小脑袋争先恐后钻出了泥土。

  他们照常在每个雨后的清晨跑步,遇见了点点头,微微笑,擦肩而过。只有彼此才懂每个眼神的交流,只要能看见彼此,就是一种默契的无言的对话。日子按部就班地过着,聚会仍然聚会,喝酒的还喝酒。只是每次他向她投来爱意的眼神和会心一笑,犹如三月的春风无声无息地潜进她荒芜的贫瘠的草原。她惊异自己心里筑起的那道高高防御的城墙何时被这个暖男给击溃了呢?

  为庆祝易风为我们公司顺利拿下一个大订单,今晚我请客,老地方聚!老总兴奋地拍着巴掌,下面的职员也“噢噢噢”高声欢呼起来。

  她不自觉地望向他上班的方向。他不在。她转头看向窗外,外面是一帘帘重锁的雨雾。院里的樱桃开满雪白的花朵,惬意地沐浴着绵绵的春雨,那样悠闲,那样自在。一丛丛月季和玫瑰也举起小小的花蕾,火炬般骄傲地挺立着。

  时间已近黄昏了,他还没有回来。她放下笔,伸展着手臂走出办公室。望向天际,缕缕流云被风带远了,夕阳也红着脸躲到山后去了。

  我的风,你在哪儿呢?她默默念着。

  夜,在等待和盼望中黑了下来。

  同事们一个个打了鸡血似的三五成群的兴奋地开始了邀约。

  墨云,准备走了哦,快点。同事小鹿在催促。

  她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没动。

  他不在,去了也没意思。虽然他没有跟她说过一句惊天动地的,也没有一句甜到腻心的话,可是他每天早上如约而来的那句“早安”和一颗红艳艳的太阳,是不是可以证明一切了?因为她说过她怕冷。

  解墨云,你不去哇?不给我面子咋的?老总在楼下扯着喉咙喊。

  马上来,马上来!

  再不动就不好了吧,领导亲自来请了。她打开电脑,看看有没有他发来的消息。

  没有!手机也没有任何动静。她拨通他的电话,提示关机。

  她心情突然坏到了极点,鼻子酸酸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这个阳光男孩才来一个多月,可是他带给她的花红柳绿,带给她的春阳暖暖,带给她的无数安心的夜晚,她已经习惯了有他的日子呀!

  她感觉快要失去他了一样难过起来。

  好容易到了聚会地点,同事们热烈得火焰一般的欢声笑语淹没了她,她木讷地夹菜吃菜,机械地和来敬酒的同事碰杯,才几杯酒下肚,就感觉晕晕乎乎的了。

  对不起大家,飞机晚点,我迟到了。是他的声音。

  还是那张挂着明亮笑容的脸,那张在梦里多少次抚摸过的脸。她醉眼朦胧,定定地望着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心开始狂跳,几乎窒息似

  的喘不上气。

  他的身后,紧跟着走进来一位前段时间休假的女同事,成天装作和他偶遇,没事就去他那儿请教问题。就是那位她不喜欢的女同事。她狂跳的心冷了下来,低头吃菜,无语。

  她感觉他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了!果然,抬头看到他对她做了个“嘘”的动作,净是充满爱怜的眼神,她的脑子又活了过来。他端着酒杯跟同事们一一庆贺,说着鼓励的话。

  他朝她走了过来。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吧,我手机没电了。他赶紧给她解释:小林也是老总叫我顺便捎回来的,我跟她什么事都没有。

  她“噗嗤”一声笑了,解释什么嘛,来喝酒,这次辛苦你了。

  聚会照样在吵闹、笑爆的氛围里落下帷幕。同事们一个个胡言乱语,勾肩搭背地相继离开。

  吃得太饱,我要走走。你呢?她问。

  我陪你。他笑笑。

  我也和你们一起走,帮助消化。那女同事不知趣地又贴了上来。

  真可惜这星光和月色浓浓的夜了,有了一个多余的人,好多揣在肺腑里的话无法说得出来。那场雨后的芬芳,那次次心领神会的交流,在这爱意,诗意泛滥的夜晚统统浪费了。

  回到宿舍,她心里酸酸地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今晚夜色好美,打扰了你们的雅兴了,傻瓜都能看出来她喜欢你。过了几分钟,手机叮咚一声:我在充电。傻瓜没有看出来。

  又过了一会儿,手机叮咚一声:傻瓜,别多想了。洗洗睡吧,我也累了。晚安!

  晚安!她回过去。就是这简单的两个字,每晚都让她安心入睡。

  【三】

  他们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细水长流地关怀着对方,日子不缓不急走进了夏季。

  风,轻轻吹走春天,故事一页页累积多了,感情一天天累积深了。始终没有海誓山盟的承诺,可两人就这么简简单单地深深相爱。

  相爱虽好,相伴的却不只是甜蜜。

  他因公事必须去国外深造半年。拥着她柔软的身体,他只能让她感受他紧紧地拥抱是多么有力多么不舍。她抬起眼泪婆娑的脸,埋进他宽厚的胸膛,她分明听见他的心在说我爱你。他吻住她湿润的唇,深深地,久久地,他要将她融化,带在身边,每天和她共渡晨昏,共听

  风雨吟唱,此一去就是永恒……

  他走了,带走了她的心。

  可是半年过去了,他还不能回来。因为一些无法避免的变故,公司延长了他回国的期限。他要她等他三年。三年,三次季节卷着岁月变更的馨香远去;三次雪舞纷飞冷梅傲骨;三年,三千青丝长及腰。三年,她只能隔着屏幕看他思念而憔悴的脸;看他每个深夜发来的晚

  安;通过冰冷的电话线传达他火热的语言。

  但她相信,只要爱不变,她愿意等。因他一句话:我用心等一朵花开,还好我等到了你。

  每天,她用最朴实的墨色诗行为他静守,行行铅字,点点珠泪。几番朝阳几番月华,痴痴守在红尘深处,说爱了你一天,就要爱你的有生之年。将这个平凡誓言进行得如此彻底,只有这个曾经沧海的女子,依旧纯洁如初的眼神,依旧素美的实意真心。

  温一盏茶,静静端坐于陌上流年,月光里氤氲出花朵般诗意的笑容,等此生的最爱归来。

  虽然你不在我身旁,但你一直在我心上。

  我是你等的那朵花,来年盛夏,我依然为你婷婷地绽放。

  易冰.2014.9.5

[散文杂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