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总的老板台小小说

2018-10-04 小小说

  仇总第一天到任,在公司办公室于主任的引领下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站在门里,仇总下意识地环视了一圈儿,室内的摆设一如从前,真皮沙发还保持着原来颜色蹲在原来的地方,尤其是那张支撑着总经理夜以继日伏案操劳的“老板台”,尽管它大得像一张床,卯榫也牢固得不曾有丝毫松动,但它的陈旧终归长不成古董。

  早在十年前,当仇总还是省公司市场开发部的一名普通科员时,他就两眼盯着这张老板台对当时还在这里任分公司老总,但现在已是省公司总经理的刘总说:“刘总,你应该换张办公桌。”

  “为什么?”刘总问。

  “办公楼和办公室都是新的,你这张办公桌太旧了,不协调。”

  刘总笑笑,轻轻拍拍桌面,说:“结实的很呢,你要是我,就觉得协调了。全公司用的都是旧桌椅,能省下一大笔钱呢。”

  后来,仇总多次下来检查基层业务,但每次走进这间总经理办公室,他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就象是看见一个敞着怀,撸着袖子正在用筷子吃西餐的人。而在这十年里,不仅分公司换了三任老总,就连仇总自己也已经从科员逐步提拔为省公司市场开发部的副总、老总了。但他心里那份属于他独有的郁闷却并没有随着时间久远而慢慢散去,直到他成为“老总”,能够和“封疆大吏”们平等地握手之后,他才从与自己私人关系极好的前任总经理张总那里得到一些释怀。

  张总说:“他奶奶的,你是想害我。这张桌子是省公司刘总用过的,之后又有两任老总用过。别人都不换,我为什么要换?再说了,办公室的人告诉我,用这张桌子办公的人都得到了提拔……就算我不奢望得到提拔,你说,我能在这里干几年?说不定哪天就调走了,我惹那麻烦干吗?要换,等你小子坐在这里时你来换……”

  事儿就是这么巧,张总三年前说的话,一语成谶。

  “他奶奶的,还真让他说着了。”仇总学着张总的腔调小声地自言自语着,与此同时,他心里那股曾经释然的不快顿时又强烈起来。

  旁边的于主任把一杯香茶沏好后放在了桌子上。刚才,他没听清楚仇总在嘟哝什么,这会儿里,他不无谨慎地望着仇总,并把手里的两把钥匙轻轻放在了茶杯边上。接着,他试探性地说:“仇总,这是你办公室的钥匙,还有一把放在公司办公室备用,小张他们每天需要过来整理卫生和呈送文件……”

  “于主任,给我留下一把钥匙就好,另一把你拿着。”仇总边说便走到老板台后面,他伸出两根手指,指肚朝下轻轻划过桌面,然后翻过手指来瞥了一眼,手指上一尘不染。仇总用肯定的眼神望了于主任一眼,于主任心里瞬间感觉到一阵温暖。

  仇总在高背转椅上坐下去,然后身子往后一仰,于是,仇总连同整把椅子都大幅度地前后摇晃起来,就像是一根弹簧。

  少顷,仇总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停止了摇晃,坐直了身子,两手平撑在桌子边沿儿,不时地瞅瞅左边,又瞅瞅右边,最后,又朝桌子腿部瞅了半天。

  于主任见仇总这么认真地审视这张桌子,就有意无意地插了一句嘴:“仇总,你这座位可是宝座,过去在这坐过的人基本上都提拔了。”

  “都是瞎说,我的前任张总不就是平调吗?”

  “张总虽说是平调,但能调到省公司任部门老总,也算是重用了。”

  “那我呢?我是从省公司部门老总的位置上调过来的,算不算是被贬谪呀?”

  于主任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不迭地解释。

  “不不不,仇总,你下来可不一样,你下来是雄霸一方……”

  “没有根据的事,以后不要乱说。要说话时,先过过脑子。”仇总的语气是和缓的。而且,仇总意味深长地告诉于主任,自己是打算在这里干到退休的,没有抱临时思想。

  随后,于主任按照仇总的吩咐,电话通知业务营销部经理马上下楼,十分钟后陪同仇总到市区各营业网点检查工作。

  按说,于主任才是必列陪同仇总出行之列的,可谁知临出门时,仇总突然转回身去,很认真地审视了几眼那张老板台,然后扭头望着于主任说:“一直纳闷,我坐在那儿为什么感觉不舒服,现在看明白了,是这张桌子有些高了。于主任,你别跟我出去了,在家替我处理一下这件事吧。”

  于主任把仇总送进电梯,然后返回到总经理办公室,他从多角度审视了一番那张老板台,又认真模仿着仇总的样子揣摩了半晌,但他还是百思不得其解。这老板台怎么就高了呢?前边几任老总的身高还没有仇总的个头高呢,可没有一个人说过这桌子的“个头”高的事……

  于主任一边苦思冥想一边把自己“甩”在了仇总的“宝座”上。就是这无意中的一甩,随着高背转椅的前摇后晃东倒西歪,而且还伴发着一阵“吱吱呀呀”的响声,于主任先是心里一紧,以为转椅就要歪倒了。可是转椅没有歪倒,但于主任的心头一亮,他恍然大悟,仇总是不是想换一套办公桌椅,但又不好明说呀……顿时,于主任心里如释重负,他开始暗暗佩服起自己来,毕竟他看明白了一件“只可意会”的事,内心的惬意变成了脸上的得意,可没过半分钟,于主任的眉头就又皱紧了。

  “天哪,你自己不明说,我一个办公室主任哪有权利为你更换桌椅呀?”于主任心里连连叫苦,他依靠屁股的触碰感虽然悟到了仇总的心思,但按照公司的财务制度规定,他确实没有这样一笔支出的权利,可仇总安排的任务如果不能在允许的时间内完成的话,按照于主任的经验只能说明两个问题,一是他这个办公室主任不称职,二是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半年之内会有地震。这都不是于主任心里所期盼的。于主任一时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他从仇总的“宝座”上站起来,人和脑子一起在那张老板台前面不停地转着圈儿。转着转着于主任就“转”到了分管公司财务的田副总办公室里。

  “嘿,于主任,你怎么没有跟着仇总出去呀?”田副总坐在办公桌后面抬头望着于主任,脸上的表情像是有些好奇,又像是有些不解。于主任走到田副总办公桌前面,脸上挂着一层“终于找到组织”般的神情。

  “田总,我这不特意来向你请示了吗。仇总刚才出门时,说他的那张老板台有些高了,让我处理一下……”

  “啥意思?”田副总望着于主任问。

  “田总,你是问我‘啥意思’,还是问仇总‘啥意思’?”

  “是啊,你是啥意思?仇总是啥意思?”

  “仇总是啥意思,我真没琢磨透……田总,我现在就是瞎猜,你说,仇总会不会是想换一套桌椅?”于主任小心翼翼说着,两眼仔细地观察着田副总的面部表情。

  田副总不动声色,脸上的表情像蜡做的一般,甚至连眼睛都没眨过一下,但他的心里已对于主任感到十分厌恶。他看清楚了,于主任跑到他的办公室里来不是要向他请示什么,而是来给他挖坑的,这个“坑”就是他作为公司分管财务的副总经理,无论是表示同意还是表示不同意仇总更换桌椅,他都要承担“田总说”的责任。而于主任自己则能跟在“田总说”的后面巧妙地金蝉脱壳。

  “看不懂你这点小心思,我这个副总就白干了。”田总心里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却庄重起来,语气比先前更加亲和,两人像是在谈心。

  “于主任,我跟仇总以前就有些私交,还是比较了解他的。他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喜欢直来直去。我觉得,换桌椅这件事你不如直接向他请示一下。你说呢?”

  田副总说话的语气听着很随和,但却没有一丝和于主任商量的意思,于主任自知碰了一鼻子灰,但也只能点头称是。

  从田副总办公室里出来,于主任老大不悦,他心里嘀咕着:“真是个‘老奸巨’,这事如果按你说的去做,我还不得让你害死啊?”

  于主任哭丧着脸走进了公司韩副总的办公室。韩副总分管公司办公室,又和于主任是同一年进公司,两人关系工作上是上下级,私下里有“哥们”情怀。

  韩副总听清了于主任的来意,嘴角漂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坏笑,半晌不曾言语。于主任急了,催促说:“你笑啥呀,快说说怎么办吧?”

  “你已经大脑缺氧了,这种事你问谁呀?仇总安排给你的工作,怎么完成是你的事,你可别说你想不出办法。”韩副总一边说一边指指门口,“你的时间不多,该干吗干吗去!”

  于主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虽然他没有从韩副总那里拿到现成的办法,但却从韩副总的话里得到了关键性启示。

  于主任从桌子上摸起电话,略一沉思后又放下了。接着,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后勤保障部陈经理的电话。

  “陈经理,你现在公司吗?在啊,那太好了,有这么件事需要老大哥马上去处理一下。就是新来的仇总感觉他的办公桌有些高了,需要处理一下。对对对,事不大,却很急。老大哥,我现在正陪仇总在外面,让工人自己摸索着干我确实不放心,你可一定要亲自带人去。门已经给你开好了,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于主任打完电话,悄悄地从里面把门锁上了。

  几分钟以后,于主任听见电梯的门开了,像是有几个人从电梯里出来后向仇总的办公室走去。又过了几分钟,电梯的门又开了,像是又有人从电梯里出来,然后也向仇总的办公室走去。接着,仇总办公室里传来一阵锯条锯木头的声音,这声音前后响了四次。

  等一切恢复平静,于主任走进了空无一人的总经理办公室。果然,他发现老板台的四个圆球型木腿不见了,倒像个木箱子一样紧贴着地面趴在那里。

  于主任走近桌边,拿起了电话。当他听见电话那头刚发出一声“喂,哪里?”他便用一种听起来很惊讶很着急,同时而又很克制的声音说:“老大哥呀,瞧你这活干的让我说你什么好啊,你怎么能把仇总老板台的腿都给锯了呢,你是不是想让仇总半蹲着办公啊……是,我是说过老板台高了的话,可老板台高的原因有很多呀,是桌面高了还是凳子矮了?如果是凳子矮了那就调高一下凳子吗。一件很简单的事让你做复杂了,你让仇总该怎么看你啊?”

  或许是这最后一句话点到了陈经理的疼处,让他充分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所以,他一边和于主任通话一边小跑着冲进了总经理办公室。当他气喘吁吁地看清屋里只有于主任自己时,便直接了当地说:“这,这事是我想简单了,于主任,听你的,你说下边怎么办吧。”

  “还能怎么办,这么多年的兄弟了,我只能尽量帮你把坏事往好里变。首先,这件事你得在仇总跟前主动有个态度,这事能做到吗?毕竟是你把他的桌子腿给锯了。”

  “就是承担个责任呗,行,我认了。”

  “放心吧,我会在旁边帮你的。说不定这么一来,你在仇总那里是加分的,我肯定是被减分的。其次,你现在就去家具大厦,赶快选套好的老板台老板椅,不,选三套,要马上送货。等仇总回来后,我们一起做他的工作,动员他换掉这张没腿的老板台。记住,你要跟商家说清楚,我们报销以后才能给他钱……”

  陈经理很是感动,他站在那里,一手卡着腰,声音里满含着豪爽、仗义和感激:“兄弟,你够意思,等这事过去了,哥请你喝五粮液!干脆,咱两一起去选家具吧,有你在,我心里踏实。”于主任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行,我们现在就走吧。”

  于主任把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关上,两人一起进了电梯,下楼去了……

[小小说]相关推荐